首页 > 热门招聘 >新闻内容

芬芳,把那躲在暗处的萤火虫,引得打着灯笼,在山

2020年08月29日 16:43

风是多情的。花朵变得更加缤纷多彩,路边山间公园各种小花,一夜之间便把一片片一处处山川河流吹得五颜六色,吹得诗意盎然,吹得舒展酣畅。连多情的小鸟也不愿在花丛打滚,嘴馋的小羊也不忍心张口去啃。特别是那漫山遍野的山丹丹花,把天空的云彩的染得霞光满天。阵阵清香,优雅而芬芳,把那躲在暗处的萤火虫,引得打着灯笼,在山野荒原中游来游去。特别是那一株株菊花,顶住尘土的飞扬,忍得住周边花朵凋谢的寂寞,耐得住干旱的折磨,在秋风中不顾寂寞和冷落暗自开

相关推荐

蓝快可以有企业邮箱吗?

有的,分四个版本初、中、高级以及尊贵版,详情可以到官网上去了解

2020年06月18日 12:05

逐条详解寒武纪首轮问询,直击AI芯片独角兽的“硬核”逻辑

5月7日晚间,科创板受理企业寒武纪披露首轮审核问询函与相关回复。出身中科院计算所的人工智能芯片独角兽寒武纪,自宣布申请科创板上市以来,便引来业内各方高度关注。公司成立四年以来,已经历6轮融资,投资方中不乏阿里巴巴、国科创投、中金资本等重量级企业。4月10日,寒武纪申请状态变更为被问询。27天后,“初试”答卷出炉。第一财经记者注意到,首轮问询一贯秉持了科创板审核问询的基本逻辑——详尽细致。问询涉及6大方面、20个问题,从发行人股权结构、主营业务、核心技术、财务信息、风险揭示等向投资者揭开芯片巨头的“面纱”。新业务贡献六成营收上交所给出的第一问,关于寒武纪的股权结构。根据申报材料,陈云霁(寒武纪创始人陈天石的哥哥)曾在寒武纪兼职期间参与过公司部分研发工作,但在公司创立不久后即离开公司,目前在中科院计算所担任研究员、博士生导师。问询函要求发行人说明,陈云霁在发行人处的兼职时间,参与的主要研发工作,对公司核心技术、产品形成发挥的作用;离开后是否仍对公司进行技术指导或合作。对此,寒武纪回复称,“陈云霁并未直接参与产品技术研发的具体工作,对于公司的核心技术及主要产品的形成无重要作用。且相关研发成果及专利权均归属于寒武纪有限。”寒武纪还指出,陈云霁自2016年11月离职以来,未参与公司的产品技术的研发工作及技术指导。科创企业主营业务的含金量与未来的发展、盈利能力关系密切。据招股书介绍,寒武纪目前主营业务为云端智能芯片及加速卡、智能计算集群系统,终端智能处理器IP三大业务线。公司采用Fabless模式(无晶圆厂),并为客户提供芯片产品与系统软件解决方案。2016年起,寒武纪先后推出了终端智能处理器IP,包括1A、1H、1M三款产品。由于该系列产品成为公司销售收入的绝对主要来源,公司被部分媒体质疑其营收过度依赖于终端智能处理器IP业务。招股书显示,2017和2018年,公司终端IP授权业务收入分别为771.227万元、1.17亿元,对主营收贡献达到98.95%和99.69%,公司A为主要客户。上交所在二问中,对公司的主要产品、市场竞争状况、采购等方面连发数问。要求说明,IP授权业务2019年收入大幅下滑的原因及是否持续性,公司是否面临产品研发上的技术难点或壁垒;公司A未继续采购发行人产品的原因,是否因产品无法达到客户要求,公司A未来是否继续采购发行人产品。从寒武纪的回复来看,终端智能处理器IP业务已不再是其主要收入来源,其云端智能芯片及加速卡产品、智能计算集群系统逐步成熟,贡献了2019年主要营收。数据显示,2019年终端智能处理器IP授权业务同比2018年下滑41.23%,实现销售收入6,877.12万元;智能计算集群业务业务板块扛起大旗,贡献当年总营收的66.17%。另外,寒武纪表示,“公司A选择自主研发智能处理器,不再继续采购寒武纪产品。除报告期内已达成的合作外,寒武纪未与其签订新合同。”此外,2018年,寒武纪从公司A取得的收入已包括固定费用收入、提成费用收入。2019年以来,由于IP产品已经完成交付,当年主要从公司A获取提成费用收入,固定费用收入相较于2018年下滑较大。问询重点覆盖财务信息资金密集、投入成本高、研发周期长、盈利释放缓慢是芯片企业的普遍特征,企业现金流的健康与否显得格外重要。在首轮问询中,寒武纪的财务会计信息被重点问询,包括存货、应收账款、研发费用、银行理财产品等,共计11问。从披露的信息来看,近三年来,寒武纪逐年加大研发投入,体现了“硬核”科创属性,且营收录得三年50倍增长。数据显示,2017年~2019年,寒武纪的营收分别为784.33万元、1.17亿元、4.44亿元;同期研发投入分别为2986.19万元、2.4亿元和5.4亿元,研发费用率分别为380.73%、205.18%、122.32%。累计研发投入达8.13亿元,是同期累计营收的1.43倍。需要注意的是,寒武纪目前还未实现盈利。2017年~2019年,寒武纪净利润分别亏损3.8亿元、4104万元和11.79亿元;扣非净利润分别亏损2886万元、1.72亿元、3.76亿元。即便尚处于亏损状态,寒武纪的现金流方面表现不俗。公司不仅手握大把现金,且应收账款占比总资产远低于科创板已上市企业。Wind数据显示,截至目前,科创板已上市企业,最新一期应收账款占比总资产均值约16%。2017年~2019年,寒武纪的应收账款账面净值分别为441.09万元、3,264.44万元、6,460.87万元,占当期末资产总额的比例分别为0.75%、1.07%和1.38%。此外,截至报告期末,寒武纪货币资金、银行理财产品共计43亿元。对于大额银行理财产品,寒武纪表示,2017年、2018年、2019年公司实际购买理财本金发生额分别为3.8亿元、53.95亿元、115.79亿元。截至2019年末,上述理财已分别赎回3.8亿元、53.95亿元、77亿元。且上述理财产品不涉及定向投资,投资对象不涉及公司的供应商、客户或关联方。不过,对于手上大把现金足以覆盖在研和募投项目的情况,上交所要求公司说明,募资的必要性及对资金的预算规划。寒武纪称,集成电路产业更新迭代快,公司各产品线未来会参考每18~24个月推出一代新产品的节奏进行迭代。预计未来3年内仍有其他5~6款芯片产品需要进行研发投入,或仍需30~36亿元资金投入。

2020年05月09日 10:29

租赁市场何时能“焕然一新”?

说起租房,在疫情之前,就是一种全民租房的状态,甚至有房的人也会去租房。面对高额的房价,租房无疑就成了大部分年轻人的普遍的生活方式。租客网租房需求的扩大,租房市场火爆至极。单单说起这次疫情对租客的影响。每年的春节过后,都会是租客网租房旺季。租房人群变的非常的庞大。但距春节已经过去接近两个月的时间,所有租房群众的心声大概都是疫情期间无法返回出租房,房东能否免除房租或者解除租房合约?因为疫情导致的不光是企业现金流受到极大影响,租房需求也在相对减少。没有新客入住;租客网租客的承租能力也都在普遍下降,退租和缩租的现象特别严重,房间空置率提高。不过复工在即,大数据显示,租赁市场租客网也在回温。过去的两周已经有超过百分之85的租客返程。疫情影响的租房需求,也会在疫情得到全面控制以后加快得到释放。就目前的形势,除了湖北以外的城市,复工可以说是逐渐明朗了。不过钟院士的保守估计也要到四月底才会得到全面控制。根据往年的租房市场租客网,一般三月和四月、六月至八月。两个租房高峰期。三月和四月的高峰期,可能会在四月底全面爆发吗?六月至八月这个高峰期是来自于毕业季,那么在这次疫情影响下,毕业季不知道会不会推迟。那么相反的,因为疫情的缘故,毕业季的租房需求可能也会整个推迟?这次疫情在全国各地,乃是全世界的严重程度也不同,不同区域影响程度不同。当然,对各个地区的房屋租赁市场的影响也不同。疫情期间,租客网公寓或者小区的房源基本都是不招租的。因为他们要保护现在住户和业主的安全。为了此次的疫情,国家也是出台了一些相对较的政策。疫情期间全国租房政策:在疫情期间减免租金租客网的,并不是国家出台的政策,而是各省、直辖市和自治区依据当地具体情况出台的地方政策,鼓励出租人减免经营者的租金。在疫情下,各个平台也开始重视现有租客租客网的住房体验,通过各种措施留住老租客。从而让老租客介绍新的租客。短期来看,上半年的租赁市场还是会被抑制。但是随着疫情的发展和控制,以及租房需求的恢复,包括整个社会及整个租赁市场的逐渐回暖和修复。租赁行业向好发展的趋势是不会改变的。而且经过这次疫情也会让租房市场的那种扩张速度还有经营模式进行反思,从而加速市场的精细化运营。包括,未能普及的VR看法、视频看房租客网功能也能经过这次疫情做到普及到每套房源。今年应该也是租赁市场最难的一年,房子压在手里租不出去,房东和企业或者是公寓管理平台一定会想办法。比如压低价格,但是,肯定会影响到后面的租房市场租客网。当然,也有可能在这次疫情结束后,一大批的社会工作者开始回到了工作岗位后,租赁市场回暖。同时也会加大市场对租金的上浮波动性。但就目前这个情况来看,现在整体的租赁市场都是不容客观的。因为疫情带来的恐慌,大家都觉得待在家中会更加安全。这个时候也只有在家才能让大家有一种踏踏实实的感觉。这次疫情确实是短时间不可控制的因素,对租房市场带来的风险和影响也是短暂的。但是租房租客网是现在这个时代一种大的流行趋势。只要我国经济不会出现大的危机,租房市场就不会出现崩塌。

2020年04月15日 13:31